臺北市
設定所在地
  • 北部
    • 基隆市
    • 臺北市
    • 新北市
    • 桃園市
    • 新竹市
    • 新竹縣
    • 苗栗縣
  • 中部
    • 臺中市
    • 彰化縣
    • 南投縣
    • 雲林縣
    • 嘉義市
    • 嘉義縣
  • 南部
    • 臺南市
    • 高雄市
    • 屏東縣
  • 東部
    • 宜蘭縣
    • 花蓮縣
    • 臺東縣
  • 外島
    • 連江縣
    • 金門縣
    • 澎湖縣
PM2.5 14低 2017/01/11 17:00
空氣品質良好,可正常從事戶外活動
01/11

星期三

20-22°C
01/12

星期四

18-23°C
01/13

星期五

16-18°C
01/14

星期六

14-15°C
01/15

星期日

14-16°C
舒適溫暖早晚較涼 西半部局部霧空品質差
21°C
臺北市
宜蘭「兒童觀點」拍紀錄片 關心農地問題

2017-05-14 19:27:55

關心農業與農地不只是大人的事,有一群現在才國一的孩子,就在他們升小六的暑假做了超狂的暑假作業,製作了紀錄片「田˙滿」,探討家鄉宜蘭的農地蓋農舍情況。成品比賽得到2015神腦基金會原鄉踏查紀錄片國小組金牌獎。接著第二年暑假又再拍攝第二部,由守謢農地的農夫出發,計畫趁著這個暑假把片子剪完,讓更多人了解農業的精神與文化,要透過自己的力量盡力保護家鄉。

20170511G02.jpg

宜蘭兒童 關心農地

週末假日這一堂校外教學,老師講解、學長姊示範,帶著學妹學習拍攝現場要注意的技巧。

田滿小組指導老師 李易倫:「學姊另外一手在幹嘛?扶著腳架,對不對?為什麼要扶著腳架?知道喔?」

已經升上國一的五位學長姊其實也好久沒有碰機器了,稍微溫習一下很快上手,因為他們真的花過很多時間在拍攝紀錄片。

小五升小六暑假,五個同班同學不用補習,放棄跟家人出去玩的機會,堅持下來跟著老師,從素人開始一步步變成小導演。

田滿小組 林宥蓉:「空拍機墜機就是大概在那裡,然後那時候沙子全部都飄起來。」

摸索練功的過程記憶很深刻,而深深刻在心裡的探討主題,更是大人都未必搞得懂的農地政策。

才十一、十二歲,寫的稿子鏗鏘有力,其實從事前準備、採訪、寫稿、剪輯,都是從團隊討論而來。

田滿小組 黃峻傑:「結合大家的想法,可能我今天查到什麼資料我可以跟大家講,然後大家都會知道,所以我們才可以寫出這樣的稿。」

20170511G03.jpg

兒童紀錄片 希望田滿

超狂的暑假作業師生兩個月全心投入,成果比賽得獎,還受邀擔任綠色影展閉幕片,更重要的是孩子們在做的過程當中,注意到之前不曾注意過的家鄉現況。

田滿小組 黃峻傑:「只知道它一直蓋、一直蓋,然後到拍片之後就是它蓋會傷心,可能為了棲息在那片土地上的小動物傷心,或者是為了我們自己家鄉的土地被破壞傷心。」

台灣的農地政策究竟出了什麼問題?學者指出從最根本的觀念就架構在錯誤價值觀,只用GDP生產與農作物價格來看農地與農業價值,我們開始付出代價,1990年到2010年之間,台灣耕地面積從89公頃掉到81.3萬。

政大地政系教授 徐世榮:「農地蓋了農舍,在我們的土地使用編訂上面,它還是屬於農地,在帳面上我們依舊以為說,我們有很多的優良農田。」

TVBS記者 周玲秀:「一望無際的美麗稻田在台灣正在逐漸消失中,自從農地自由買賣之後,越來越多農地改種農舍這樣的情況在全台持續上演,以宜蘭為例,2000年的時候整個宜蘭只有428棟農舍,不過到了2017年四月已經超過了8500棟。」

不只如此,政策規定的不明確,政府執行的不徹底,規定農民才能蓋農舍,卻沒規定只有農民能買農舍,讓投機者有漏洞可鑽。

20170511G04.jpg

農地不農用 耕地大減

OURS都市改革組織理事 林旺根:「農民沒有自有農舍,而且在不妨礙到農業整體發展的情況之下,他才可以去興建農舍,農舍它基本上是為了農地的農業經營而來存續的。」

其實不符合規定的農舍可以按次連續罰六到三十萬,不改正,可以廢止興建許可,整棟都變成違建可拆除。

OURS都市改革組織理事 林旺根:「你既然不是農舍,你的土地稅、地價稅、房屋稅,你就是應該要去繳。」

當宜蘭縣政府宣布要拆農舍,孩子們當然關注到,有感慨也有看法。

田滿小組 黃書凡:「我覺得拆應該會比較好吧,可是我覺得就算拆的話,你那個農地如果要繼續種東西的話,你也是需要一點時間整治,那是誰要來整治?」

抱著對土地的擔憂,在第一部影片製作完成後他們沒有停下腳步,小六升國一暑假拍攝第二部影片,打算趁著國一暑假剪輯完成。

田滿小組 林宥蓉:「盡力去保護我們的家鄉就是想要把田地留住。」

事實上想要照顧農民福利保存農地價值,在歐洲、日本風行多年的農業多功能論或許是解方,農地的價值包括生產、工作與生活、觀光、空間、生態等,由政府計算並提供相對的補助金,支持農民繼續耕作。

20170511G05.jpg

保護家鄉 再拍紀錄片

政大地政系教授 徐世榮:「瑞士他們的政府,每一個農戶每年給他的補貼,大概是新台幣120到140萬左右。」

希望拉近土地和在地人的距離,第二部影片團隊列出二三十位農夫,篩選出六人做採訪。

宜蘭青農 陳春男:「還滿期待的,因為是學生自己拍的,而且他跟我說他們要自己討論製作,這個就很厲害。」

受訪者小春哥說第一次碰到這麼小,就這麼關注農地議題的採訪團隊。

田滿小組 曾詰淩:「有一個團隊之後就是會學到怎麼合作,不能一個人單獨行動,可能一個機器如果太重的話,需要兩個人幫忙搬。」

20170511G06.jpg

保護家鄉 再拍紀錄片

田滿小組指導老師 李易倫:「我就跟他們說 很多事情我們沒有做,其實生活也不會改變,你就是可以很平淡地這樣過,可是你一旦做了、你有行動了,你就會發現原來我們也可以做得到。」

當孩子用這樣的眼光看待家鄉,這份心意大人感受到了嗎?無論如何從做中學的深刻思考,對環境與家鄉的重視已經深深埋在田滿小組的心裡,還要再傳下去,交棒給學弟妹。

採訪撰稿 周玲秀  拍攝剪輯 薛孝安 陳宥翔

標  籤
  • 追  蹤